今天是:   Google   百度   雅虎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網站
首頁
|
|
走進義安 新聞中心 文明創建 熱點專欄 民生工程
園    區 部門動態 鄉鎮風采 企業在線 文苑漫步
 
叔叔
發布時間:2019-05-24 09:19:23 【字號: 【打印本頁】

○周筱青

自打父母去世,老家長輩里只剩下叔叔,再回去必將探望,而今叔叔接到我說不上幾句,就會兩眼婆娑,心被抽的疼。

去年下半年,我和叔叔一月之間,失去兩位至親之人。先是父親離開,95歲的父親各器官漸漸衰竭,不想又摔了一跤,走得更快了些。接著是嬸嬸的離開,嬸嬸因膽管結石住院,連微創都算不上的小手術,卻因醫療事故,送了性命。清楚記得叔叔那天拽著我的手說:“他倆的離開,起碼讓我少活幾年,以后再也沒人陪我說話了,再也沒人陪我說話了……”說著老淚縱橫,看著一向剛毅的老叔,被這突如其來的禍不單行擊垮了。

叔叔一生坎坷,遭受命運磨難。原本擁有兩女一男的幸福家庭,由于運動,鋃鐺入獄,叔叔沒有父親幸運,母親堅守了這個家,而嬸子卻不堪忍辱,改嫁他人,還造成小女夭折。好在姐姐哥哥有大伯大媽細心照料,大媽一輩子沒有養育兒女,自當親生孩子對待,使叔叔牢獄之苦有了一份安慰和支撐。出獄后的叔叔既當爹又當娘,還要承受精神折磨。在那個特別注重成分的年代,尤其是鄉下,對異類分子的排擠,你是無法想象。就連干活時倒掉鞋里的泥土,也將成為批斗會上控告的罪證,說是資產階級思想殘留。每年下半年都會被抄家一次,時不時還給安上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叔叔凡事自己扛著忍著,無人傾訴,而忍耐壓制久了,終會爆發。現在想來叔叔偶爾與領導“辯駁”,怕是心中淤積的一種宣泄吧!等待他的卻是“罪加一等”,輕的去大隊山林伐木,重的關在大隊部黑屋子里,至于黑屋里發生過什么,無人知曉。我的童年被這些灰色場景籠罩,迄今難忘。

好在忍辱負重二十多年,已是五十多歲的叔叔終于迎來光明,更是倍加珍惜失而復得的教育崗位。我剛開始上班就和叔叔在一個學校,他當教導主任,在他的身上看到老一輩工作的熱忱,一絲不茍的工作作風,對特困生的耐心輔導,學生間產生的矛盾的巧妙處理,令我心悅誠服,是我們年輕教師活生生的課堂。叔叔對我工作幫助不小,我們每天一道上下班,大約半小時的路程,叔叔一路跟我說教學上的事,如何與學生交流,如何做好課前準備,如何上好一節課,如何處理人際關系等等,我在叔叔的諄諄教誨中,耐心引領下,慢慢摸索,找到教學路子。父親和叔叔是村上最有學問的人,又從事教育工作,思想和見解自然不同于他人。八十年代初期,村上能出個大學生,了不得的事,小哥就是村上第一個大學生,這還得感謝叔叔。清楚記得小哥初中畢業,在上高中和中專問題上,父母意見分歧,母親希望上中專,既有了固定工作,又可少上幾年學,減少家里壓力,當然還是因為家里太窮,叔叔家境比我家好很多。父親和小哥希望上高中,實現大學夢想。最后還是叔叔承諾,愿意資助小哥大學部分生活費,叔叔說:上大學也是他的夢想。小哥背負著兩代人的大學夢,刻苦努力,不負眾望,考到上海一所大學。是叔叔成全了家族夢,也改變了小哥一生的命運。歲月既會存留太多的美好記憶,又會殘忍的掠去太多的不舍。就像母親的意外離開,讓我們痛不欲生,但最痛心的莫過于一起生活六十多年的老父親。一人孤單的小屋,清冷不少,好在有叔叔陪伴。我時常回家推開小屋,看到老兄倆要么在談論新聞,要么交流報上某一事件,又或談論詩詞平仄是否押韻,用哪個詞更恰當。叔叔寫詩起步晚,時常寫好讓父親幫著改。耄耋之年的兄弟倆,志趣愛好如此相近,相交何等融洽,是不多見的,令我羨慕,溫暖!

叔叔過了二十多年的單身,一人將兒女拉扯長大,成家立業,才考慮續弦,過上正常人生活。記得叔叔剛退休時,喜歡擺弄根雕,經常一個人跑去山里挖樹樁,回來精心雕刻打磨,再噴上清漆,形態各異,栩栩如生的藝術品展露眼前,擺滿兩間屋,還曾被運往縣里展覽過呢。后來因年歲大了,不再去山里,就在前后院里養養花,種種菜,看看書看看報,晚年生活風輕云淡,甚是安逸。原本指望小叔叔十歲的嬸嬸,能陪伴一生,不想又先他而去,落下孤單。盡管堂哥從城里搬回鄉下,可堂嫂尿毒癥多年,一直由堂哥護理,還要一周三次血透,著實不易。叔叔不忍兒子的辛勞,說是內心的那份煎熬,旁人無法體會。是呀!當不幸降臨,再剛強的人也會被擊倒,更何況波折一生,九十好幾的人呢。我多么希望叔叔能如同父親豁達,看開生死,早日走出傷痛屏障,不再封閉內心,憋出個好歹。人們總愛說一切隨緣,隨緣沒有強求,自然而然。我不知道我和叔叔之間是緣,還是情,打小就覺得我與叔叔不同于其他長輩。清楚記得我與凳子一般高的時候,只要叔叔來家里,就搶著挪凳子給叔叔坐,叔叔直夸我活絡懂事。別的孩子懼怕叔叔的一臉嚴肅,我卻從來不怕,反倒喜歡聽他和父親談話,盡管有時聽不懂,也總是仰著脖子眨巴個眼睛,若有所思的樣子。后來在外地上學,和叔叔接觸的少了,結婚后工作調動,更少了交流。但只要回家看望父母,必去探望叔叔,買些他們愛吃的,我們總有聊不完的話。當我看到叔叔過于傷痛,難以自拔時,猶如寒風刺骨。我想接他來家小住兩日,帶他去周邊走走,換個環境,換種心情,可他卻不愿意。我知道他是不愿意打攪我,不想給我添麻煩。可我怕錯過,有些錯過就是一輩子!可又不能強求,只能遂老人心愿吧!

和風柳絮,春暖花開。在曲徑通幽的竹林間,溪流淙淙的小徑上,希望看到那個熟悉穩健的身影。讓春風撫平傷痛,溫暖打開心結;讓春化開寒冷,溫潤于心吧!

?

 
  作者: 責任編輯:丁朝霞
 
 
更多
 
我區今年高中考人數及考場確定
我區一文化企業亮相深圳文博會
東部城區新增10座公交站臺
我區出臺黨政領導干部安全生產責任制實施細則
柔肩挑起千斤擔 撐起家庭一片天
一路同行 共享陽光
前4月義安經濟開發區經濟運行平穩勢頭良好
中華詩詞學會到胥壩鄉檢查指導工作
 
更多
 
5月22日義安新聞
5月21日義安新聞
5月20日義安新聞
5月16日義安新聞
5月15日義安新聞
5月14日義安新聞
5月13日義安新聞
5月10日義安新聞
 
更多
開往春天的動車
不忘初心 默默守護
春到鄉村 美在農家
重點項目建設加快推進
胥壩鄉農民駕駛大型植保機械麥田噴灑農藥
鄉野田間農事忙
版權所有:中共銅陵市義安區委宣傳部  地址:中共銅陵市義安區委宣傳部  聯系電話:0562-8811667  傳  真:0562-2106090  網絡維護:銅陵市新天網絡傳媒有限責任公司
Copyright(©)2001,ALL Rights Reserved  郵政編碼:244100  
 皖ICP備11018722號-1
中国网球协会